龙八国际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村民家墙壁裂缝 村委会支招在上面贴纸条[图]

作者:龙八国际 日期:2021-03-12 10:50

  地表塌陷,房屋裂缝,从去年开始,阳泉市平定县冠山镇石板坪村村民突然发现自己的家“悬”了……

  石板坪村位于平定县城东北侧,距离阳泉市十几分钟车程。这个被阳泉市委、市政府命名的“生态文明村”,如今,被另一种焦虑裹挟着。

  听说记者采访,村民们争着要带记者到自己家里看看。庄户人家大部分住着窑洞,家里陈设简单,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村民们却不约而同指向了自家的墙壁和房顶。

  墙壁上是一道道的裂缝,裂缝处贴着一张张白色的纸,纸上分别写着“2012年9月1日”“2012年9月24日”等日期。“去年夏天发现房屋裂缝后,我们一次次找村委会,村委会让人在裂缝处贴上了纸条,让我们观察、等待,如果纸条撕裂,就证明裂缝在不断增大。我家窑洞裂缝处贴上纸条不到一个月,纸就撕开了。窑洞都是用石头垒的,石头之间没用水泥固定,一旦垮塌是很危险的。”村民贾桐林说,“裂缝在一天天变大,镇政府、县政府、市政府我们也跑了很多次,到现在也没人说怎么处理。雨季眼看着就到了,有的村民的窑洞肯定会漏雨,村民们都不知道该咋办了。”而村民樊秀丛新修两三年的房子同样也出现了裂缝。

  村民反映情况后,石板坪村村委会经调查统计,共250余户的村庄有147户村民的房屋不同程度受损。

  房子为什么会裂缝呢?村民们说法不一,有的说是近几年有人挖山导致的,也有人说是早些年白羊墅煤矿采煤造成的。石板坪村村委主任兼党支部书记窦祥祺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,理由是1990年3月6日白羊墅煤矿与石板坪村村委会签订了一份《关于石板坪村受损民宅的处理协议》。

  该协议记载,1989年,石板坪村也曾出现村民房屋裂缝情况,后由阳泉市煤炭工业局、平定县城关镇(现为冠山镇)、白羊墅煤矿、石板坪村四方抽派人员组成调查组,对民宅受损原因进行了分析。

  分析结论为:白羊墅煤矿因开采陆家窑(陆家窑为隶属石板坪村委会的一个自然村)丈八煤,为了减轻老空区积水对煤柱的压力,对老空区积水进行了排水处理,致使老空区附近的民宅受到影响;随着白羊墅煤矿在陆家窑的回采,引起了构造地质薄弱地区的新的变动,致使构造带附近的民宅受到影响。

  针对上述原因,为确保石板坪村村民的安全,当年,阳泉市煤炭工业局责令白羊墅煤矿立即采取措施,停止排水,并从陆家窑采区退出70米,留下12100平方米的保安煤柱。

  保安煤柱就是煤矿的保安矿柱,为保护地表地貌、地面建筑、构筑物和主要井巷,分隔矿田、井田、含水层、火区及破碎带等而留下不采或暂时不采的部分矿体。为使受地下开采影响的地面建筑物、构筑物不遭损害,留保安矿柱保护是一种比较可靠的方法,但要丢失一部分矿产资源。因此,留保安矿柱一般只用于小范围内的重要建筑物或构筑物的保护,以及开采贫矿、薄矿体或浅部矿体时的地表保护。《关于石板坪村受损民宅的处理协议》签订后,白羊墅煤矿赔付了石板坪村77万元,用于村民房屋拆建、维修等。

  因石板坪村当时也有一座村集体煤矿,开采浅层煤,鉴于双方都在本区域采煤,双方协议“如再出现地表塌陷、裂缝影响民宅建筑时由双方报告主管上级。双方上级组织调查,查明原因,由责任方承担责任……如双方停止采煤一年内出现地质灾害情况,由村委会向双方主管部门反映并组织调查处理”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因产量下降,白羊墅煤矿矿井被关闭并撤离,后被阳泉市大阳泉煤矿兼并。“该协议未考虑协议签订10年、20年后仍将有地质随采空区变化而下沉的趋势,仅仅针对当年3月6日之前村民房屋的受损状况进行了赔付。虽然距协议签订已达22年之久,但在此期间,采空区上部的房屋已随地质的变化发生了新的裂缝,而所有变化均与采空区未合理治理有关。原协议对采空区不仅没有进行根本的、科学的治理,且对未来新出现的地陷损失也未进行任何形式的预补偿。对于现在新产生的损害,大阳泉煤矿应当给予赔偿,并对旧采空区进行混凝土浇筑方能绝其后患。”在多方咨询有关人士后,窦祥祺认为,村民房屋受损,根本原因还是白羊墅煤矿采矿行为。

  2007年,石板坪村集体煤矿因发生矿难被强行关闭。为什么认定白羊墅煤矿是造成房屋受损的元凶?“我们虽然也挖煤,但不会自己毁了自己的家。”一村民说。

  2012年11月2日,石板坪村村委会给阳泉市大阳泉煤矿写了份题为《147户村民房屋面临倒塌》的紧急报告书。把村民房屋受损的原因直接归结于原白羊墅煤矿“未合理治理采空区,致使采空区上部的房屋随地质的变化发生了新的裂缝”。

  大阳泉煤矿为阳泉市国有煤矿,2012年11月20日,平定县政府就“原白羊墅煤矿采空区沉陷导致石板坪村村民房屋受损问题”向阳泉市政府进行了请示:“目前,石板坪村村民的房屋地基下沉,墙体裂缝逐日增宽,部分房屋已成危房,安全隐患逐渐增大,为从根本上消除采空区塌陷给村民带来的安全隐患,请求市政府尽快帮助解决该问题。”

  2012年12月4日,阳泉市国土资源局就石板坪村地表塌陷、房屋裂缝等问题召开了协调会。会议议定:由阳泉市国资委负责大阳泉煤矿对房屋损坏、地面塌陷进行鉴定,所需费用由该矿先行垫资。工作时间从12月5日开始,每3天向市政府汇报工作进展情况。

  据一知情人透露,以上处理意见因涉及煤矿先行垫付鉴定费用问题,而最终未能执行下去。最后市政府又将此事交由县政府协调处理。

  村民房屋裂缝逐渐增大,又逢雨季即将来临,事情在市政府与县政府之间徘徊,一直没有拿出解决方案。

  2013年3月29日,石板坪村村委会再次紧急报告县政府,请求尽快解决此事。“政府让妥善安置村民,往哪里安置,安置费谁来出?万一发生什么意外,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!”拿着一沓资料,窦祥祺奔走在阳泉市与平定县相关部门之间。

  “现在,县政府正在积极推进此事。4月10日,我们给省里的鉴定专家送去了原白羊墅煤矿一带采掘工程平面图、井上下对照图、地质地形图、石板坪村附近钻孔柱状图等材料。专家通过书面材料制订勘测方案,将来的鉴定费用可能要由县政府承担。石板坪村村民房子裂缝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必须由第三方进行地质灾害鉴定才有法律效力。如果鉴定结论确实是由于原白羊墅煤矿挖煤造成的,只能由市政府出面协调解决。现在只能等鉴定结论。”4月11日,平定县政府办副主任郗润平对记者说。

  “不光平定有地质灾害问题,随着时间的推移,类似的问题会在全省不断涌现。”采访时,当地多个政府官员如是说。山西119个县(市、区),其中有94个产煤。长期高强度煤炭开采,使山西付出沉重的代价。采空区近3万平方公里,几近台湾省的面积。有数据显示,山西676个村庄因采煤形成地质灾害,部分土地塌陷、裂缝,被列入地质灾害治理范围,实行避让搬迁与土地复垦。

  山西因煤而笑,因煤而忧!对于石板坪村村民来说,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有裂缝的房子中,战战兢兢等待着那一纸鉴定结论,半年、一年或许更长时间……


龙八国际

 

版权所有 © 龙八国际